真相EP3:音藥小屋-夢是人類與其所身處的虛幻世界的鏡像之境

Updated: Apr 9, 2021


攝影 Henry Wu,一千零一夜 第一夜——夢遊顯夢



「真相不只有一個!」:在這個身心靈議題逐漸被重視且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各說各話,眾說紛紜,讓人霧裡看花。時花認為,只有立場與觀點,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自然也無永恆的真理,只要可以實踐在生命中並使人受用的就是「真理」。既然宇宙容納得下各種真相,我們就邀請業界的專家一起來貢獻生命經驗與洞見,期望藉此企劃分享、交流帶來啟發與收穫。


企劃第三集挑選了大多數人都經驗過卻又總是撲朔迷離的「夢」為主軸,聚焦在兩個最常被問的題目:「你如何理解並看待『夢』?」、「請分享一個你印象深刻的夢並解讀它。」,並邀請到八位與夢連結深刻的行家裡手,為我們分享他的觀點,分別是-音藥小屋、寓言盒子、極樂母艦、靈魂系男孩YoYo、一顆小投石、自在靈性工作坊、月之聖境。淡水spa、蓋婭之星、愛必。


本文為「音藥小屋」阿發應本企劃「真相不只有一個!EP3」之邀請所撰寫,全文刊出。四海一家的阿發,長期遊走在藝術與療癒的世界,如詩如歌亦如夢,因此特地邀請他來為我們分享他對夢的見解。阿發將本集兩個題目融會貫通自成一篇散文,故無法拆解,請留意。

夢中相見


最近起床只要有足夠時間就帶兩隻黑貓散步往何仙姑去,剛好桑椹季節,指尖吃得紫紅紫紅,到了相思樹下先幫祂換三小杯清水,姿勢普通還有點笨拙只是在心裡默念,一杯敬天一杯敬地一杯敬樹,再用竹掃把幫祂刷背,靜心發呆一陣就下山,雙貓老是流連忘返還想玩。


我對他們說明天再來。


一天一天就自然成為儀式,下雨時偷懶。


幫相思樹刷背時想起過去好幾個曾經來到夢境中託夢說話的樹。尖蚪後方的盤根錯節彷彿打坐姿態的大榕樹,東莒小屋前四季顏色變幻的老烏桕,南湖大山上一擁抱就讓我淚流不止的老神木,3300公尺高的那個夜晚,夢中祂不斷覆述著————妳已一切俱足,無需外求。蜷曲的身體窩在睡袋中,彷彿回到子宮,神木的靈魂輕輕拍打我的背脊,此後彎曲的身子要像祂一樣伸展開來。下山前往圖書館隨意抽出的書,是六祖慧能說:何其自性,本自俱足。我那懷疑論者的腦袋開始試圖說服自己,這可能是妳曾經讀過的書或旅途上某個驚鴻一瞥的廟宇題字構築的潛意識,藉著這稀薄的高山空氣導致腦部局部缺氧,讓妳誤以為神靈託夢並闡述真理。但夢境在我的生命中來得太多而強大,而那些夢似乎不是太介意我懷疑論者的無知之處。


某天的筆記寫著,好久沒睡帳篷,睡前燒自己做的蜂蠟蠟燭在半昏迷中吹熄———


一進入夢境,我的型態已經是村裡的怪物,約莫三公尺高,村民拿劈柴刀再稍薄稍長巨大些,平刀銳利正快速的刺穿我的身體,緩慢抽出。我以爲他們殺我,非常困惑不解,但仔細感覺身體卻並不真的疼痛,我感到傷口細胞增生,組織體成DNA螺旋路徑交叉復原,一會兒彷彿毫無受傷,甚至身體更加壯大,他們非常感謝我,集體跪在我的面前唱頌無法辨識的歌。村民刺穿我的刀懸掛一夜收集落下的液體,透明寶藍油酯,那是村中醫治所有病痛的藥。作為怪物的我才明白我們是共生的,我也非常感謝他們。夢中我又變回自己的人身,一腳踏土地一腳踏在溫熱的青草藥油脂中,仰頭看著怪獸看著我,祂的眼睛閃爍著鵝黃燭火的光。


夢境中寓言式的窺見展示植物與人類共生的秘法,並不是我的智慧,我能做的只有虔誠恭敬地在每次採集中打從內心深處感謝。這個夢境一年過後的某日,我在南投一間專營艾草種植的農夫粉專上,見到他們用幾百台斤的艾草萃取出的純精油,精煉成小小一瓶,透明寶藍的油脂閃閃發光。啊,原來來到夢境中的神祇,是我這幾年一起工作的艾草啊,連我那顆被人世科學馴化的腦袋都不禁嘖嘖稱奇起來。


夢是人類與其所身處的虛幻世界的鏡像之境。


闡述理解夢境的方法有萬千可能,那也意味著,人類所以為的“現實”也帶有同樣的性質,夢既是線索指引,也可能是即將成為的答案。身而為人,我真心覺得夢是心相宇宙一項美好的饋贈,允許所有的可能與遨遊的方式,幾乎與神話同等重要並充滿暗藏的真理。


話說回來,相思樹似乎還沒來過夢中,又或許她來過而我無法辨識呢?


閱讀到此處的你,也許正在我的夢境裡,願你珍視自己的噩夢或美夢,在當中提煉出屬於自己的寶藏,也不吝惜的分享探索祂們。


撰文者:音藥小屋
音為樂 艸為葯 字如預言
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