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EP3:愛必-意識到宇宙是幻象,所有人都是自己,便是夢的意義

Updated: Apr 15, 2021


Dream idyll-painted by edward robert hugshes(1851-1914)


「真相不只有一個!」:在這個身心靈議題逐漸被重視且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各說各話,眾說紛紜,讓人霧裡看花。時花認為,只有立場與觀點,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自然也無永恆的真理,只要可以實踐在生命中並使人受用的就是「真理」。既然宇宙容納得下各種真相,我們就邀請業界的專家一起來貢獻生命經驗與洞見,期望藉此企劃分享、交流帶來啟發與收穫。


企劃第三集挑選了大多數人都經驗過卻又總是撲朔迷離的「夢」為主軸,聚焦在兩個最常被問的題目:「你如何理解並看待『夢』?」、「請分享一個你印象深刻的夢並解讀它。」,並邀請到八位與夢連結深刻的行家裡手,為我們分享他的觀點,分別是-音藥小屋、寓言盒子、極樂母艦、靈魂系男孩YoYo、一顆小投石、自在靈性工作坊、月之聖境。淡水spa、蓋婭之星、愛必。


本文為「愛必」應本企劃「真相不只有一個!EP3」之邀請所撰寫,全文刊出。愛必曾多次體驗維度切換,並帶領靈性旅程,因此特地邀請他來為我們分享他對夢的見解。

指定題目一:「你如何理解並看待『夢』?」

我過往的認知與體驗都告訴我「宇宙是一場眾神的集體大夢」,你我都是神性的延伸,來到這個物質世界僅僅是為了體驗各種故事情節。我曾在靈性旅程中看過一震撼的場面,足以解釋各種難以言說的理論,當時我松果體大開,看到草地和樹木都在震動,感到很驚奇的同時又覺得可以理解-萬物都是能量,只是我們時常以為物質是恆常固定的。抬頭往上看,天空也在震動,而且薄如蟬翼,像紙又像帷幕,有些地方特別薄,像是破洞般透出了異樣的光彩,天空的背後是什麼呢?啊,是我們稱為神聖的那些。


接著我感覺到我的肉身也並非真實,我一瞬間抽離到非物質界,更確切說來,我是「跳進」了我的內在,跳進了純粹的光中,我以光的形式「看見」了這個宇宙的形狀,像是一顆巨大的光蛋,仔細一看發現「蛋殼」上有許多小洞,那就是我剛看到天上的破洞,這是神聖能量流進物質世界的地方。接著我發現,我們身上也有「神聖蛋殼」的破洞,其中雙眼是最明顯的(一下子明白為什麼眼睛叫做靈魂之窗),是神性正透過我們的眼睛(以下稱靈性窗子)在觀察、體驗這個世界啊,原來人類的軀體真的只是一具神性的「阿凡達」(化身),我不禁嘖嘖稱奇地讚嘆,並試圖理解這精妙的設計布局!


靈性窗子就是物質與非物質的界線,也是一個穿梭切換的管道,為什麼靈修的道路普遍都會收到要我們「往內看」的指引,正是因為神性就真的存在於我們的內在啊。而睡覺進入的夢境,若是足夠深層,我認為都是靈魂通過了窗子回到神性世界或切換到其他維度的體驗,然後起床時大腦再將夢中的所見所聞轉譯為人類能理解的一些符號(夢徵)。淺層的夢境我則認為通常只是重現你白天的執著與恐懼,譬如被追趕或墜落的夢。同頻共振,潛意識通過夢境來提醒你注意這些內在的波動,以及需要調整專注的焦點了。


體驗神性後,回到現實的感覺,就如同我們早晨在物質世界醒來。「啊,對!剛剛都是一場夢而以。這裡才是真實的。」讓我們認知到萬事萬物皆是幻象,夢境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物質世界也是如此,我認為這就是夢境存在的意義。



指定題目二:「請分享一個你印象深刻的夢並解讀它。」


夢境:「我關在一棟建築裡面,體力透支,飽受煎熬。這裡似乎是一座劇場,我則是一名演員,被驅使著上台演出。


一個橋段是看起來是現代劇,一排演員沿著長廊舞動,細節是什麼我簡直一頭霧水,加上因為太過疲勞所以精神不濟,但仍然被趕鴨子上架。一邊擔心著記錯動作,一邊偷瞄,居然配合得不錯,滿流暢的,只有些許慢了拍,或多了一個動作。隔壁的一個男演員忘了帶道具,似乎是扇子類的手持物,還趁我不注意偷搶了我的,我最後有搶回來,但我還是被一道兇狠的眼神盯上了。


我想起來了,她是我的老闆,中年女性,看起來事業有成,體面風光,但實際上確實個黑心的老闆,會虐待、奴役成員,我們無法自由走動,天天被拘著,被老闆呼來喝去,甚至很難外出,也找不到機會向觀眾求救,形同坐牢。


我記得我在帶觀眾入席時曾看著門外的藍天,嚮往著自由,嚮往著陽光。想出去怕被處罰,想逃跑好像也沒力氣,有苦難言。


我被老闆盯上了。老闆故意為難我,要我跟唱一位大咖女主角的戲,彷彿京劇的唱腔,想看我出糗然後再責罰我。我一樣感到很疲勞也很害怕,很勉強專注,結果我居然跟得不錯,升起一絲成就感,「是啊其實我原本是喜歡唱戲的,只是真的太累了。」這樣欣喜、疲憊、恐懼夾雜的狀態下,在最後還別出心裁做了一個特別的收尾,似乎設計出一個老闆的角色,讓他稱讚「愛必做得很好」,觀眾被逗樂了,也拍手捧場。


戲畢,演員和觀眾見面的休息時間,老闆暫時不再對我發火,反而是其他人遭了殃。有個女演員不知怎麼惹怒了一位奧客,老闆卻把氣發到隔壁無辜的女生身上,老闆與奧客以戲謔的心態要女生戴上一個內裡沾滿黑色油漆的面具,戴上去肯定會很不舒服而且很難洗去。


女生雖然委屈但畏懼老闆的威勢下也只好照做了,戴上之後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一張開心夢幻的臉,我知道他很難過,但她居然還要擺出一副我很喜歡這個面具,我好快樂的樣子,我毛骨悚然。」


解讀:關鍵是夢裡的每個角色都是自己。


這是在我去年做的夢,那個時期的我最長紀錄是兩週沒出門,每天都待在家裡,與世隔絕,開始覺得世界與我無關,連結消失後逐漸消沉消極。偶爾覺得不行,想出門想逃脫時,金錢焦慮就會出來絆住我,彷彿在說「在家比較省錢啦!家裡也比較舒服、周全、要什麼有什麼喔!」甚至會對我責備叫罵「收入已經不穩定了!妳還要亂花錢去享受?還不多賺點錢?」,夢境中嚴厲殘酷的女老闆就是如此信念的形象化,而我只能無奈、卑微、以為別無選擇地被她奴役著,這樣連環相扣的負面信念把我框在家裡,無法出門,感覺不到自由。被硬逼著戴上面具的女生也是我,呼應了為工作的需求必須戴上「專業、友善、自在」的面具的我。


醒來以後那渴望自由的感覺推著我出門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接近人群與大自然。當我踏出家門時,我發現「不能出門」只是我因恐懼而塑造出來的假象,多有意識地出門幾次就會發現這個不自由感不攻自破、煙消雲散。


撰文者:愛必 
塔羅占卜諮詢、靈氣療癒、魔法儀式、引導教學,與愛之必要。 
官網粉絲頁IG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