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輪儀式(下):攤開檢視並釋放自我批判,才能享受學習與進步



撰文者:愛必


請會批判自己的那個你出來說說,他認為「多美才算美」。學會切換狀態,才能享受學習與進步。


上篇:釋放恐懼,才能純粹創造與體驗


「無論你如何批評我的樣貌,我都知道我很美麗。」當我以為「美麗=有價值=不會被遺棄」這個議題快要結束,Pat引導我想像向批評過我長相導致我對自己很沒自信的人,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我內心抗拒到整整石化了數分鐘,吐不出一個字。


「天哪,原來我對於長相有這麼深層的恐懼!」


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覺得我滿美麗的,也就是有自信的時候,但隨著偶爾狀態不佳,信心下跌時會對自己的長相升起批判。也就是一部份的我覺得自己很讚,一部分的我則很尖銳刻薄。Pat看我僵持不下,熟練地切換方式,讓我為我內在兩個狀態,從他的工作室現場選出各一個代表物件。


我幾乎是一下就選中了圖中這兩個角色-一個是看起來天真爛漫天下來都沒在怕的圓滾滾貓頭鷹,一個是嚴肅較勁眼光銳利的白巫師薩魯曼。我先變身成貓頭鷹,它好樂天。「妳這樣很好啊!沒什麼需要改的啊!幹嘛想那麼多啦~把這擔心煩惱的時間拿來玩拿來享受有多好!而且越放鬆越漂亮喔!」


接著請巫師薩魯曼出來講話,它從我口中吐露羅列出來對於「美的條件」簡直嚇爆我:「該胖的胖(如胸部、屁股),該瘦的瘦(如腹腰、下巴),至少是模特兒身材的穠纖合度,姿態也要優雅挺拔,穿衣服才好看(因此一定要運動)。五官也要精緻(一定要化妝),皮膚得光滑細緻,頭髮也得滑順整齊(因此一定要保養),衣著也需要精心打扮,不同時節場合都要盛裝,但也需要品味不能落俗套(因此一定要財力也要知識,以及很多的時間)。」


它一長串完全沒停頓的碎念如湧泉一般冒出,到底是要多嚴苛?世界上有幾個人可以達到這個標準?我聽完才明白如果要符合「自己」美的條件根本比登天還難,想到這邊突然覺得放鬆許多,大多數人都做不到,我又何苦整死自己?


慢慢放下抗拒,我感覺到剛剛橫眉怒目的它,這麼多的批評其實是為我好-為了讓我更有動力學習、更精進、變好、變強,是我內在驅動力的展現,只是因為自信低落與陰影創傷的催化使我懼怕這個批判而已,所以我也不需要把它一腳踢開,老死不相往來。


「當我充分休息放鬆後,想要享受學習與進步的時候,再召喚你出來。」


其實大多的人內在都有「自信 — 不自信」這兩個面向,並時常隨著狀態而波動,若能理解到不自信時期對自己的期望簡直是苛求, 然後拿那個不合理的標準再來批判自己,你就能徹底解放。


當我瞬間學會切換這兩種狀態,使我非常舒暢與興奮,這也讓我聯想到最近「平衡工作與休息」議題的新解法,借助兩個象徵物件(可能是娃娃或公仔)來協助切換自己的狀態。這趟預約的收穫真是超級無敵多!想體驗這樣挖掘與清理的快感,請去找 A Tossed Stone一顆小投石


P.S. 我已經在物色玩偶了!(滿意的部分也許是無所事事小海豹,不滿的部分可能是一隻鯊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