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EP5下:小投石-對自己跟別人的接納與同理,是療癒師的根本

Updated: May 26, 2021




「真相不只有一個!」:在這個身心靈議題逐漸被重視且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各說各話,眾說紛紜,讓人霧裡看花。時花認為,只有立場與觀點,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自然也無永恆的真理,只要可以實踐在生命中並使人受用的就是「真理」。既然宇宙容納得下各種真相,我們就邀請業界的專家一起來貢獻生命經驗與洞見,期望藉此企劃分享、交流帶來啟發與收穫。


企劃第五集挑選了新時代最多人關注的「療癒」為主軸,下集聚焦在兩個最常被問的題目:「一個人可以療癒其他人的原理與關鍵?」、「好的療癒師需要什麼樣的特質?你自己是如何挑選療癒師?」,並邀請到十位專業或擅長療癒的行家裡手,包括能量療癒師、花精療癒師、解夢引導師、花占師、能量畫家、鑽研魔法的占卜師、療癒生活選物店主理人、魔法市集主辦等,為我們分享他的觀點,分別是-珍珠法寶、布卡、沒力史翠普、天使的呢喃、草肉實堂、DreamLab、洄 魔法市集、安妮的奇異星球、小投石。


本文為「一顆小投石」Patt應本企劃「真相不只有一個!EP5」之邀請所撰寫,全文刊出。Patt為受過完形心理學訓練的花精諮商師、夢境解讀帶領者,因此特地邀請他來為我們分享他對療癒的洞見。


指定題目一:「一個人可以療癒其他人的原理與關鍵?」

指定題目二:「好的療癒師需要什麼樣的特質?你自己是如何挑選療癒師?」


這兩題我覺得可以一起回答。我認為可以療癒他人的關鍵,一樣是在於,他能不能接納與同理


無法接納自己種種狀態的人,就會不接納自己的情緒;不允許自己遇到困難時卡住停滯;批判自己的需要療傷,而覺得自己脆弱不堪;不接納自己的需求與他人的需求同等重要,也就會否認自身自主性等等。


對外,面對有情緒的人時,就會透過各種建議或是搞笑,使他人的焦點離開情緒;當邂逅困難而卡住的人,他們就會變得焦慮,想要控制他快點前進;當面對需要療傷的人,他們會不耐煩並且否認傷痛;當遇到忽視自主性與界限的人,他極可能辨別不出犧牲的狀態,甚至建議他人進行忍耐與犧牲。


有鑑於此,對自己跟別人的接納與同理,是我心目中療癒師的基本特質與技能,也是我選擇療癒師的依據。能夠接納跟同理自己,才有能力由己及人,因為沒有人能和別人創造出,連和自己都無法創造出的關係。



延伸題目:「你認為療癒師在療癒中會沾染個案的負能量嗎?為什麼?」


我已經很久不曾在個案做完之後感到消耗了。通常如果療癒師做完個案有消耗的感覺,我想可能與療癒師的界線失守是有關的,我自己猜想通常有幾個原因:


1. 療癒師用上自己的能量去療癒案主。

2. 療癒師因為想要明白案主而用力地「感受」對方(透過進入對方能量場與對方共感,許多共感人在聆聽朋友的痛苦時,也常發生這個狀況)。

3. 療癒師自己和案主有同樣的議題,也許還在處理中、還沒對自己完全同理、還沒療好傷、甚至還很是抗拒面對,因此在面對個案時而產生內耗。


記得我在第一次做個案的時候,因為求好心切,而無意識的做了上述1跟2兩樣,當然案主在工作之後感到意識與精神都很有收穫也很舒服,但是那次個案之後,我自己也累到三天都無法動彈,處於透支的狀態。當時除了進食,就是攤坐在沙發上,後來受到我的老師指點,才發現這些原因並且做出調整。


對我來說,一個療癒師在個案中,全神專注的陪伴個案是很重要的沒錯,但同時也要保護好自己能量場的界線。當陪伴他人經歷痛苦的過程之後,如果你有感到過度的消耗,那無論你是不是療癒師(也許你只是一個充滿同理心的陪伴者),你都可以檢視一下,看看自己有沒有符合上述的三個狀況。


第一種狀況,你也許可以檢視看看,在你的陪伴過程中,是否有帶著由「我」來療癒你的想法(而不是由宇宙、花精、煙燻、晶礦、植物來療癒),或是由「我」來讓你變「好」(而不是我相信你本來的狀態也很好,我只是協助你看見,為了得到你要的改變你需要的是什麼,或是我只是介紹高頻的能量給予你,而你願意接受祂的療癒到什麼程度,由你決定)。


我們都知道療癒之中,我們都只是通道或是媒介,真的療癒眼前的人是高頻率的能量,或是高頻率的他自己,但凡如果我們抱有一絲一毫「由我來」的感受,那麼就還是有可能交付出自己的生命能量。


第二種狀況,你也許可以檢視的是,當你在聆聽案主或是朋友時,你的身體姿態是否微微往前傾、閉眼的頻率變少、呼吸變短且頻率也變少、並且此刻你感覺和對方很靠近,能量上都融入在一起、過程中,總時不時有種焦急,想要快點懂得對方的感受。有時收到陪伴邀請時,想要拒絕但又做不到,總覺得如果不陪伴對方會放心不下,無法放著痛苦的人不管。然後雖然陪伴對方之後,看見他們心情好轉會令你感到成就感,但有時候卻也覺得,聆聽這件事情越來越令自己喘不過氣來。


第三種狀況,你也許可以感受看看,是否在你的個案過程或陪伴過程中,有讓你按耐不安甚至不耐煩的感覺、或是令你情緒高漲、深深動容或是充滿憤怒、也有可能是令你不知所措,卡住的感覺,甚至甚至讓你想要趕快結束這場個案的感覺。


記得我自己剛開始接個案沒多久,遇到過一個個案,她對父親有巨大的憤怒與愛,但是都無法順暢流動,記得當時我也正走在療癒父親議題的覺察道路上,對於「我是愛爸爸的」這件發現,雖然不算新但卻也還未真的熟悉,我當時生命正處在對父親的恨與愛中間,試圖擁抱兩者。因此,儘管當時我能很好的協助案主流動憤怒與憎恨,可是卻對她渴望愛父親的需求,有一瞬間感到卡卡的。但後來因為我發現她在愛的流動上會一直受到憤怒的干擾,但同時又因為與我的信任基礎還未建構完成而無法全然的發洩憤怒,因此這個個案後面,我轉向先全然支持她擁抱憤怒,以及支持她經歷,在面臨兩種情感之間的拉扯時,所感到的挫折。


「個案中感到也被療癒的感受」


有時候我在個案中也會有被療癒的感覺,通常都是發生在像上述的幾個狀況裡,當我看到自己在個案中過度消耗覺得對自己又認識了一點,然後經歷調整與成長之後建立了成就感時,或是當我面對個案時,感到自己卡住,而這是因為自己還有創傷未了,因而知道自己還有哪裡需要得到專注跟愛時,都讓我對個案還有對自己的耐心無比感謝。


另外一些有被療癒的感覺,則是發生在我意識到「我聽得懂眼前的人的痛苦與需求」時,以及當對方回饋我,他們透過個案的收穫與支持時,讓我感到深深的被滿足,好像圓了小時候「每當母親被父親家暴或者吵架之後,總是向我跟姊姊哭訴但我都聽不懂卻想弄懂」的渴望。






延伸題目:「你如何看待療癒過程中的不舒服感?」


這裡想要補充一下這題,因為可能蠻多人都曾遇到過這個狀況,且有這個疑問,就是:”為什麼,在被療癒的過程中,有時候會有身體不舒服的狀態發生”。這些不舒服,有時候是麻,有時候是頭暈,或是特定部位發出緊繃的感受,或是突然的情緒,例如傷心、痛苦、委屈。


我認為,當個案接受能量療癒過程中出現不舒服反應的時候,極有可能表示,這些不舒服的地方,原本儲存著的某個強烈的議題以及它的能量,正被療癒能量給帶出檯面、或正被療癒能量沖刷掉、或是因為身體這個部位仍忠誠的在執行某個議題交派給他的任務,但此刻卻被療癒的能量給干預了。通常我如果遇到個案發生這個情況,會進一步將這個不適感的議題透過談話,或是透過引導個案去聆聽不適感的訊息,讓議題的動能能夠浮到表意識的檯面上被案主看見,而通常這麼做之後,不適感就會得到立即的釋放並回歸平靜。


如果你的療癒師是沒有多加著墨在不適感的部分的案主們,也不用擔心,這個時候你可以做的事情是,對這個感受持續保持好奇心與覺察,並做觀察記錄,問自己這個感受在釋放什麼訊息給我?還有允許自己被自己聆聽,並且以各種方式介紹各種療癒力(呼吸、靜坐、花精、光…等等)給自己,讓議題的頻率可以被調整為中立或天然的狀態。


另外,如果你發現你試圖對抗這個感受(例如:覺得「這個感覺還要多久?有夠煩!」,或是對有情緒的自己說「好了啦,你可以振作了吧?」),有時候會讓淨化的過程變長,不舒服加劇,所以當你發現你在對抗時,試圖用各種方式讓自己穩定下來,找到前面說過的,自我接受與同理。


有時候療癒過程中,如果是產生了心理不舒服感的狀況,令你對療癒師感到不自在、不安全、抗拒或是挫折,也有可能與能量無關,反而是與療癒師的狀態有關,例如:對話中,對你的情緒或需求參雜了隱形的批判、比較、否定(例如問:「你為何不能有點彈性呢?」、「你的情況比起XXX還算好了啦!」,「你已經很幸福了你知道嗎?」),或是充滿建議與挑釁,其實只想建立他自身的成就或優越感,或是婉轉的歸咎責任到受害者身上(例如:我的一個朋友曾經參加性的工作坊,在之中分享曾經遇到不好的性經驗,但工作坊引導者卻暗示這是她的錯,雖然這位朋友知道不是,但還是不免還是因為老師這麼說,而感到一些自我懷疑)。


p.s. 如果不適感持續太久無解,請一定不要忘記去給專業的醫生看看喔!


撰文者:A Tossed Stone一顆小投石-覺察X蘭花花精X夢X儀式X符文X預言卡
我希望大家都活出快樂、滿足與平靜,因此,若你有傷痛,我會傾聽你,陪你流淚,你有目標不得實現,我陪你找支持送你出發,當你煩躁,我陪你經歷你的躁,以至發出平靜的芽。
粉絲頁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