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母艦(上):感官劇場-每個人都該嘗試的神性體驗

Updated: Aug 10, 2021



療癒師秉秉奉上沖泡好的玫瑰紅茶,溫潤香甜,加上寧靜舒適的空間,還有點浮躁的心馬上就安定下來。秉秉讓我慢慢來,深呼吸靜心,看我若有所思,她用像是在和朋友閒聊的關懷口吻問我:「你現在感覺到什麼?什麼吸引你的注意?」從落地窗旁的燈光到中庭噴水池的流水聲,引導我逐漸打開感官與覺知,接著問我:「身體有什麼感覺?」讓我開始將焦點轉到自己身上,過程沒有抗拒,平靜放鬆且敞開,才發現感官劇場已悄然揭幕。


我專心地留意內在狀態,發現我的身體有兩個分裂的聲音-一個是尾椎附近的紫紅色能量,一個是頸椎喉嚨附近的藍色能量。前者是我不熟悉的原始身體動能,奔放、熱情、活力,後者則是我慣用的心智能量,冷靜、清晰、理想。當我讓紫色能量表達命名自己時,感受到心智能量發出了一個嗤之以鼻的哼聲,彷彿在說「好幼稚,沒有用啦。」


秉秉引導讓心智能量先發聲,祂沒說兩句,我立刻認出那就是我內心最主要的聲音,我最熟悉的思維模式--分析、批判,見縫插針,刀刀精準,毫不留情。祂其實是我高我的化身,擁有清晰的洞見,極度理想化,選了面對窗戶的高處位置,顯示祂想要擁有影響力,想要向世人傳遞真理,振聾發聵,卻因此也感到高處不勝寒,有滿腹懷才不遇的埋怨。表達過程,突然驚覺祂想喚醒之人包括我自己,令我啼笑皆非。訴苦抱怨完,祂也提出了改變的建議,也是祂的請求。


我很驚訝,原以為那責備的聲音就是個該處理的負面信念而已,透過秉秉的挖掘引導,才發現那居然是高我之聲。將缺點化為優點,這華麗的變身,根本就是靈性煉金術啊,點石成金的轉念手法,好令人讚嘆,趕快學起來。


讓心智能量說完話後,紫紅色能量浮出水面。我先是感覺到祂像個嬰兒一樣稚嫩可愛,是一股新生未開發的能量,接著又發現祂其實很巨大,是西方龍的形象,足以佔滿了整個空間。祂沉靜地盤坐著,看向窗外,我明白了祂正蓄勢待發,而起飛的關鍵是:「等我好好休息與運動,養足精神體力就可以出發」,秉秉聽了笑說:「對啊,你頭腦裝了這麼多東西那麼重,怎麼起飛?」聽到這個訊息我既震驚又尷尬,只好傻笑兩聲。


過程中,秉秉讓我用礦石來替代這兩股能量,鼓勵我代為移動去祂們想去的地方,左右伸展,甚至搖擺舞動。在那當下,這整個場域就是舞台,就是整個宇宙(我覺得這個部份很像家族排列)。



接著話鋒一轉,敏銳的秉秉突然問到我的感情課題,再次請到體內這兩股能量來說話,發現祂們也是互相爭吵。心智能量還是抱怨連連,冷靜尖銳,毫不諒解前男友,而紫紅色能量則是願意體諒他,知道他的苦衷,雖然也很想要撒嬌和好,但還是願意放手、祝福。秉秉最後邀請我坐上前男友的位置,感受他的狀態。「他好累。他還是很關心我,願意對我好,但他好疲倦,他沒力氣。而且他也有點分裂,一部分的他帶有一點點憤恨,因為當初是我提分手的,他覺得這是我應該承受的。」


看到這三方的立場與表達,整場對話我眼淚停不下來,有很多明明頭腦就理解的想法,但卻沒有真正明白的癥結點,在這個劇場大釋放,哭到衛生紙堆成一座小山。秉秉從頭到尾,都非常平靜地陪伴協助我。她立場超然,不帶批判,同時伴隨著溫柔的眼光,好像在欣賞一部偉大的宇宙大戲,讓我感覺不只是被同情同理,甚至是被尊敬了。


她建構出一個舒適安全的場域,自己以輕柔甚至透明的介入協助,讓人可以自由地舒展、表達自己。很多時候,只要能量有個流動的出口,身體便可以自行療傷,而秉秉搭建的感官劇場舞台,就是一個很棒的出口。


下半場:依沙蘭觸療-每個人都該嘗試的神性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