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卡初體驗:麻瓜的靈魂溝通-問題與答案,自己都知道

Updated: Aug 10, 2021



一開始因為還互不熟悉,帶領者文欣在 OH卡團體引導前,自介的部分就讓我們抽兩張牌,一張是情色塔囉,一張是小蘿莉塔羅(不確定正確名稱),然後要我們用這兩張牌來介紹自己。我一看到這兩張牌就笑了,一張是權杖九,我最近常抽到的,一張是個充滿少女心正在吃冰淇淋的小蘿莉,我笑稱說:「很呼應,因為最近我的願望就是回到充滿活力的十八歲。」

再來文欣發了便條紙給我們,要我們細看兩張牌,並找出最想問的問題。定睛一看牌面,才發現有好多潛藏的訊息。我一開始注意到的是小蘿莉,她明明在吃冰淇淋,表情卻沒有很開心,透露著一絲憂鬱,再來發現冰淇淋有張臉,表情也很不開心,甚至有些恐慌。「為什麼吃與被吃都不開心呢?」我寫下第一個問題。


再來我細看了情色塔羅牌面,一名風情萬種的女子用手勾搭著一名男子,似乎準備展開調情,但男子的動作卻相對被動,心裡浮出一個聲音「他在猶豫什麼?他是不是不夠喜歡那名女子?」然後下一秒覺察到自己這個念頭,感到驚訝,然後記下第二個問題,以上就是主要的兩大題目。


再來才是主角OH卡登場,文欣要我們選定一個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然後抽OH卡來解答。抽卡方式很有趣,文欣將牌卡數除以人數,每個人都拿到十幾張,然後我們再從這一小疊牌卡抽牌。被指定要抽六張出來,然後讓我們先端詳感受這些牌後一一解釋說明我們看到的,這也就是 OH卡最奇妙的地方,因為每張牌都有些抽象和模糊,也沒有被賦予文字定義,所以個案解讀的內容正反映著自己的內心狀態,沒有對與錯,只有是否符合感受,是一種需要大量互動對話的諮商方法。


我拿到的六張 OH卡,和我先前拿到的塔羅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每一張都看得很有感覺,使內心複雜的情緒悄悄湧動翻攪,這時隔壁的參與者傷心地哭了,像是忽然被理解而恍然大悟發現,原來自己如此不放過自己那般悔恨,然後釋然。接著文欣要我們將這六張牌依照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事情,按時間軸排列出來,並賦予故事,例如過去經歷了什麼,然後發生什麼,最後如何發展。在不斷更深入將自己狀態對齊牌卡「自圓其說」的過程,我發現牌面的人物開始在對我說話。


「我好累。給我一點時間休息。」情色塔羅那猶豫的男子疲倦地發言,他其實代表著我的前男友,一方面想關心我,一方面又有自己想做的事,忙碌的行程還要想方設法顧及我的心情,滿足我的失落而身心俱疲。他真的好累。小蘿莉的情況也是如此,我不情願但也不得不主動,拉著他,他被我拉著,兩方都不開心,都感到消耗疲憊。文欣拿出了另一副牌讓我們抽補充的建議,「互相了解」、「在海邊約會發呆放鬆」、「保持彈性與開放」,越專注深入探索問題,答案自己浮現出來的速度越來越快。我也覺得真是太奇妙了!很像我先前寫過靈魂溝通的經驗,解讀者會看到一個畫面,然後藉由問答去詮釋,而OH則是自己抽牌,自己擔任解讀者。


從頭到尾,看得出來文欣的諮商經驗深厚,引導的技巧非常純熟,提問的內容和時機恰到好處。態度與語氣平實穩定,不輕易站在特定立場,不著痕跡地打開個案心房,令人佩服。我是一個容易「反應過度」的人,在對話過程能夠很輕易能站到別人的位置,因此在個案敘述故事的時候常常也強烈地同理、入戲,諸如「天哪,太可怕了!」、「當時一定很無助吧?」這些話大多時候會脫口而出,我大部分的個案因為多半滿敞開,或有些信任基礎,其實都滿接受這種像是朋友一般的同理與陪伴方式,我也就安心地扮演他們的情緒宣洩的出口。但其實有些更封閉的個案是需要更多時間建立信任與引導,他們的防衛心重,一開始就用我的方式和他們交談,他們反而會不自在(大概會想:誰是你朋友?XD)這時候像文欣這樣訓練有素的專家,就能以更細膩穩定的狀態擔任諮商、深談的帶領者。


大樹下相談室:情緒引導教練-文欣帶領。我對於帶領這樣開放與深度互動對話的技巧與心法很有興趣(畢竟我的塔羅占卜是一翻出來便是我一人唱獨角戲把答案和盤托出,沒有什麼互動的餘地XD),5/22邀請到文欣來我工作室開OH卡潛意識自我探索 解讀入門工作坊,有興趣的人歡迎點擊連結查看活動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