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儀式感:生活的意義由自己創造



撰文者:愛必


居家防疫時期,待在家裡久了很容易造成行動力下滑,身心變得沉重,什麼都不想做懶得動的情形,我懂。在去年搬到淡水後,疫情還沒那麼嚴重時我就曾經連續兩個禮拜未出門(只下樓倒了一兩次垃圾),整個人昏沉消極,失去活力,人生彷彿停滯。


那時候我回答了一題安妮的動態問答,我才警覺我認為我的心智年齡是八十歲,只有戀愛時才會回到十八歲。那個時期我不斷做夢夢到跟各種男性約會,從國小同學到動漫人物,夢境,彷彿開始比現實精彩。回想那個時期,我時常癱軟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想著好像該出門了,但好像又不知道做什麼,且無論做什麼好像都沒有意義。


人生開始變得虛無空洞,看似與事無爭,與世隔絕,其實是因為找不到意義,找不到我與其他人事物的連結。回想那時候事業有些停滯,我可能也在自我懷疑,我這麼努力發文、辦活動意義在哪裡?真的有人被我打動嗎?我寫與不寫,開課不開課,有差嗎?


原本可能剛開始有出門的動力(動機),但一次又一次因為各種理由被自己打消念頭。諸如「家裡辦公很舒服啊,去咖啡店不方便又那麼貴幹嘛出門浪費錢…」對,金錢焦慮,或是「我工作還沒做完,企劃還沒寫完,我還不能出門,還要再一下,再一天…」,一拖再拖,士氣被拖垮,能量開始停滯又沒有好好流動釋放,開始一天比一天消沉。


直到我做了個夢,我在夢裡是一個劇團演員,有些才華但是壓力爆表,因為我有個超級嚴格的女老闆會虐待成員,不讓我們好好休息,提出各種不合理要求,讓我簡直像是在坐牢,只能從門縫看著藍天嚮往自由(詳情可以見真相ep3我談夢的分享),我才發現天哪,那個虐待我的恐怖老闆就是我自己!!


覺察到這個狀況後,我決定要心疼善待我自己,我開始主動跟朋友在外面約見面,或憑著一股衝動跳上公車沒有目的地就想去市區一趟,隨便逛逛沾沾人氣都好。


開始移動、流動後,看到很多人為自己的理想正在努力,開店的老闆、路上剛下班的上班族、Uber司機,這才突然意識到我其實每天都可以出門,即使錢不多,到附近公園散散步,市區逛逛也花不了多少錢,我意識到我其實是有選擇的,我其實是可以做出改變的,這才慢慢活過來。


那時候每次出門我都很感動,除了見到活生生的人,同時感受到「你看!我帶自己出門了!我不需要藉著戀愛、約會,奢求別人來帶給我快樂,我能讓自己快樂喔!我做得到!」


說了那麼多讓我回到主題 — 我想那時候感到虛無消極的我就是缺乏了生活的意義感 — 儀式感,當時的我覺得一切沒有意義,卻忘記了意義是自己定義與創造的。


而儀式感,就是為自己的生活創造意義。來分享一下我目前的儀式:起床時會先回憶並紀錄我的夢,重新校準一下我的生命目的,並感謝我的生命,我還活著,我還在呼吸,我好手好腳也還有技能和一點錢與資源,可以讓我體驗與創造我渴望的。


然後我會打開窗簾,上個廁所,喝口水,然後將昨晚陪睡的礦礦夥伴拿出去曬太陽淨化透氣,同時挑選今天要配戴的晶礦夥伴(飾品組合),接著我會點蠟燭,有時會配上聖木。點燃燭火後我會開始做每日儀軌,召請高我與指導靈與我同在,協助我調頻,再來搽個魔法油、彩油,這時候差不多完全清醒了,整個流暢跑完,才會正式開始新的一天。


透過日常儀式,我為自己不間斷地創造意義,並且感受到每一天、每一刻都可以很偉大,因為我知道是我的信念與行動使它偉大。


感到虛無、沒有動力嗎?不妨從為自己創造日常儀式,從生活中看見自己與世界的神聖偉大開始改變。


(照片就是我出門以後才探索到離我家走路七分鐘就到的海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