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瑪:靈魂閱讀溝通-從心靈映像找問題線索

Updated: Aug 10, 2021



我:「我想知道我目前有在逃避什麼嗎?因為即便有信念還是不時焦慮躁動,想知道是為何?以及靈魂有什麼訊息想傳達給我?以靈魂訊息為優先。」


「看來還是要先回到第二個問題。」稍微讀取了我靈魂能量的希瑪這麼回答。

「我看到有一個人,站在中央(A),外圍站著一圈人。


A和外圈的人分別有兩個面向──外圍的人們分成兩種人,一群人似乎很關懷、鼓勵A,另一群人則是好像在責備A,而A自己也分裂成兩個面向。關於這個畫面,妳有什麼想法嗎?」

立刻聯想到我的爸媽家人和男友。


我:「我知道他們都很愛我,但關懷、支持之餘,還是有對我不滿的地方。我時常在他們表達對我的失望,抱怨、憤怒、命令時,很努力去看見其實他們是愛我的。


我:「我明白他們的兩個面向只是我內在的兩種投射。…也許這兩者還沒有融合得很好?」


希瑪:「妳覺得是為什麼呢?」


我:「我的習性是透過情緒來探索陰影,而我運用得極好,好到一發現情緒開始不好不平穩就開始尋找陰影,直接進入解決問題程序。


我:「之前花精治療師有提過,我似乎常常沒把情緒的過程走完。」我繼續說著我也許早就發現的狀況。


彷彿穿了厚厚盔甲去玩遊戲、打魔王,一發現有武器就立刻把魔王打死,過關斬將,繼續前進,彷彿打死魔王就解決問題了,卻沒發現自己身上層層疊疊的盔甲也是一種限制──永遠發現不到也體驗不了更無法接納自己深層的脆弱。


為了保護自己嗎?還為了過關的效率?回想了一下,原生家庭並沒有太多關於正面對待情緒的教導,通常都是「妳哭又於事無補」如此這般的說法,可能使我間接產生了情緒無用論的偏見。「處理事情、解決問題才最重要」,我似乎是被這樣訓練的。



「我看到一隻大象在吃香蕉。這應該與你情緒問題的答案有關。」


第一個直覺是多親近動物,動物會教我如何療癒這個狀況。另外因為我下週要去峇里島了,有參觀動物園的行程,也許是個好機會。然後慢慢來,好好吃飯,特別是香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海上的小船上有一個人(C),陸地上有另一個人(D)拋了飛盤給C。妳認為他們在做什麼呢?」


「接著,海上的C將飛盤扔下船,然後自己拿著救生圈游回岸上。」希瑪在我摸不到邊際、解不開答案時,又多補充了後續的畫面給我。


「也許是妳很常給自己訊息?」胡亂猜測一通,希瑪突然神來一筆,將飛盤當作訊息解釋。


的確我是個別人說一句,我(大腦)就可以推測、分析出十句可能性潛台詞的人。約莫是靈魂在告訴我,祂可以靠自己(心靈)接收到答案呢,給祂一些時間。大腦的我提供的訊息,祂不需要之外,反而會干擾祂,這個洞見令我嘴角失笑,原來總是忙得團團轉的大腦不僅做白工,根本還幫倒忙啊。



非常感謝希瑪的閱讀與溝通,直指核心,獲益良多。而且互動過程很神奇。最近我購入了TheDeep 潛意識投射卡,牌卡內容與畫面都相對粗糙,你只會看到一群人好像在吃飯或是運動,但細節全然不清楚,這樣的設計是為了更方便地讓自己的想法投射進去,從解讀過程中覺察自己的信念。而此次溝通過程就像是靈魂抽了一張投射卡給希瑪一樣,她將畫面形容出來,然後拋出類似「妳覺得這是指什麼?」類似這樣的問題。


清晰準確的直覺收訊能力只是基本,這樣「諮商」的過程需要使用更多的觀察、理解與表達能力,而架起這些能力的關鍵還是在於同理與關懷。希瑪平穩、堅定的語氣展現了專業卻又親切的溝通品質,讓人得以放心地說出心內話。


溝通結束後,我突然意會過來-為何在今年初定錨大天使能量時,會抽卡出現漢尼爾?代表陰性能量的祂,又稱月亮天使,原來是來協助我覺察、釋放情緒,並正視自己的心情,榮耀自己的敏感度。


下一次遇到情緒來襲,我會先延緩自己提問、追究「為什麼會這樣?」的時間,讓子彈飛一會,不依賴大腦分析來平靜心情。期待一日,我不穿戴盔甲,就可以和陰影大魔王對決、擁抱、和解。


撰文時溝通師希瑪還在練習階段,有需要請關注 希瑪x永續意識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