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分「假性厭惡」:並非不想,只是不敢



撰文者:愛必


✔ 認為自己只是不喜歡某件事

✔ 但其實沒有真正嘗試過

✔ 而且嘗試的機會不斷出現 或無法真正放下

👉 可能就是假性厭惡


前一陣子我因為準備塔羅影音課程而挖掘到我內心深處「對外表沒自信的恐懼」的恐懼,居然偽裝成「我只是討厭亮相」。原來我不是真的討厭拍照拍片,而是害怕拍照拍片而長期排斥、抗拒所導致的「假性厭惡」。故事有點長,我先分享結論-「假性厭惡」多半來自於內心有所渴望,卻因自信不足卻不敢面對,而這樣的厭惡會因為共時性不斷出現。


一直以來我都很排斥拍照,總把這股抗拒推給「因為我不上相,照片總是不好看,我也生性喜歡低調,那乾脆別拍了」,直到因為受夠了每次重複教導、表達同樣的內容,覺得這樣很沒有效率也怕無聊,因此一直有將課程影音化的打算,最後不得不面對拍攝時,才發現了這個埋藏很深的負面信念。


上過了很多線上課程,老師都會露臉,我也就理所當然覺得如此。原本我還因為講義還沒改版啦、工程浩大啦(全長至少三十小時)等,給自己找了各種原因拖延,後來我發現其實可以拆解成較小的主題,例如「神諭卡入門」就可以縮限在一小時內,也接了幾個視訊學生練膽,做了很多心理建設,例如我終於確認「其實學生是來上課的,不是來選美的,並不那麼重視我是不是漂亮的。我只要打扮乾淨整齊就可以」並知道此教學方法可行後,才決心去面對首次拍攝。


很奇妙,我明明這麼排斥露臉,這個計畫卻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遲遲沒有被我從待辦事項刪除,並且時不時就會被共時性提醒,彷彿宇宙一直在催促我「該拍了~該行動了~你在等什麼?」


確實將拍攝列入行事曆,是在疫情再次爆發前後,線上課程勢在必行,並且很巧的是四月底我才剛針對「外表」限制性信念大清理一波,同時我的行程也因疫情被打亂清空,在家無事可做。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種種天時地利人和,讓我也不好意思再逃避。這個大型計劃,牽動我太多內在的糾結,導致整個準備過程,從構思到開始拍攝,絕對超過半年以上(遠目)


我已化好妝,架好攝影機,教學內容也已實戰加演練數回合,我卻能連連拖延抗拒好幾天,幾乎連續一週都是化完妝什麼進度都沒拍到就卸妝睡覺了。看,我真的超怕面對鏡頭,不,是面對鏡頭內的自己-臉蛋不夠漂亮、妝容不夠精緻、談吐不夠專業,一千八百個不足。但,我知道不能再等了,再逃下去我會打亂我的計劃,我會看輕自己!


錄了一遍不滿意,除了眼神會飄移之外,看起來也沒有聚焦,當過 YouTuber的妹妹建議我可以找一個人在鏡頭後面,像是在和他說話一般教學就會比較自然。我找來了孋孋芽,她見證了我拍到七竅生煙的模樣XD 當我盡量把專注力放在好好表達課程內容,而不是在意我看起來怎樣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在談吐上的表現超級沒有效率。我喜歡精準確實的表達,所以一向我都喜歡使用文字,但要我用說話的方式表達,還要流暢地一步到位,需要耗費大量時間練習,我錄個十遍可能都還沒辦法連貫地說明我要表達的概念,但這段時間我早就能把概念用流暢的文字寫下來了。


「我幹嘛硬要拍片來折磨我自己,我為什麼不用寫的就好?」拍到氣急敗壞喊暫停的時候,突然冒出這個想法,對啊,我也可以把課程寫成 zine呀,為什麼不?(後來去推敲才發現「寫書」早早就被我排除在考量選項的原因,是因為我把「成為寫書的作家」條件想得太高、太專業,我怕我自己不夠格,又是因為負面信念而阻斷了自己的道路,然後把自己逼上絕路啊)

接著我為了確認我的想法「將課程寫成書」,抽了神諭卡(畢竟這是一個超大型長期計畫),獨角獸告訴我「Truth」,接著又是一張「Absolutely Yes!」,感謝這超級明確表達肯定的兩張牌卡,為我毅然決然轉換「跑道」的決定打下強心針。


不過繞這麼大一圈的我也不是毫無收穫,在真正嘗試(拍片)後,我終於可以確認-不是我害怕拍片,而是這個選擇真的不適合我,然後放心地將拍片選項從我的清單劃掉,往前邁進。

回到標題,「假性厭惡」通常包含著「我無法做到、我很難做到某事」的信念,更深層的心態其實是「我其實想做,但我害怕做不好、害怕失敗所以乾脆不做了」,但因為這份渴望來自於靈魂,因此即使逃避了,這個選項仍「陰魂不散」跟著自己。


我的渴望在於我真的很想推廣我的知識結晶(課程)給更多需要的人,我也希望用這份洞見賺取金錢來支持我的道路;另外畢竟我曾見證過我的神性,知曉人其實可以接近「全知全能」,因此我也真的很想挑戰我表意識所設下的「困難」框架,想證明我「並非不敢,只是不想」。

所有來到身邊的人事物一定有其原因與可以服務到你的地方。環境中的機會不斷出現,念頭也不曾間斷,其實都是宇宙給你的訊息提示,也是擴展自己的契機,多給自己多一些信任,現在就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