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記:真正的親密來自於坦承



「其實我早就原諒你了。」


男友向我低頭認錯,想趕快讓我消氣卻又沒有頭緒胡亂道歉求和的樣子,讓我好氣又好笑。我開始一邊哭,一邊說著我花了好長時間消化、沉澱,加上前前後後和三位靈魂溝通師、阿卡西解讀師諮詢過後,所整理出來的思緒。



「我知道之前那些讓我生氣的點,其實都不是你故意的,其實都是你本性使然。

我早就知道關心政治、筆戰是你的興趣,我也早就知道你憤世嫉俗,這就是你本來的樣子(其中一個吵架的點是他說我是一個容易被洗腦的1450,是好騙的傻子)。


「我也在內心深處也知道,那些吵架的點並非是真正讓我生氣的原因。我真正生氣的是我們相處時間太少,品質太低了。


我也知道你現在想拚事業,忙補習,忙賺錢,只能留給我少少的時間。這也不是你的錯。

我是一個很重視感情的人,我會希望我可以跟伴侶很常約會,希望對方也能像我一樣投注很多時間心力來談戀愛,但你不是,至少現在不是。


我常常覺得我已經在過步調悠閒的退休生活了,你卻是一股腦兒想往上爬,這樣的差異,這才是我們真正發生衝突的原因。



以前同居時,還能以大量的相處時間來平衡日漸下滑的品質。自從我搬到淡水以後,這個不平衡的狀況越來越明顯,我們也越來越常吵架。


我想這是因為我們都不敢去看那個衝突的源頭──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不契合,其實不那麼適合交往。


這個源頭沒有被解決,像是顆地雷一樣隨時引爆。我深層的期待沒有被滿足,導致你總是三不五時惹怒我,或是我常常找你麻煩,持續創造關係中大大小小的各種衝突。


我知道其實你很忙很累,也花了所剩無幾的剩餘時間來陪我,勉強滿足我的要求。所以想到這我也捨不得罵你了。」


男友看著我,沉默不語。



「我之前帶你旅程時,我們就有達成協議,如果你還想去找其他女生,我不會攔你,同樣的你也不會阻止我和其他男生約會。但我們都沒有真的去做,我問了靈魂溝通師原因,她說『因為妳們都心知肚明,如果真的開始各玩各的,妳們最終只會漸行漸遠。妳們捨不得。』


她還說『妳在關係中如此不快樂卻還放不了手的原因,是因為很珍惜妳男友的單純。』」


男友黑白分明,敢愛敢恨的絕對個性,確實是我這個能接納中間灰色地帶,努力破解二元對立的人所欽佩欣賞的,我很難做到他那樣。


「我們可以退回朋友,回到約會的狀態嗎?我們還是可以見面、約會,但你可以去找別人約會,我也可以。我想這樣我會比較快樂,你也會輕鬆許多。」


我牽著他的手,看著他的眼睛說。我發現,我們雖然在談分手,卻更顯親密。親密來自於坦承,而坦承來自於信任,信任對方會接納真正的我。



有捨才有得。後來我們的相處,確實比以前輕鬆多了。當我不再用男友的標準看待他、約束他,他簡直更有魅力了(笑)。


無論未來如何發展,他的愛與關懷,以及共度的時光回憶都會伴隨著我前進,我也同樣祝福他。

願我們都自由、快樂地飛舞,勇敢地愛。



延伸閱讀:巴夏談衝突的真正原因